线上购彩

                                                            来源:线上购彩
                                                            发稿时间:2020-06-01 06:10:22

                                                            威胁“制裁”中国的卢比奥,是“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始作俑者,刚刚升任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代主席;

                                                            香港对美贸易额占比其实很少,根据香港特区政府工贸署数据,2019年,香港与美国的贸易额为5170亿港元,仅占香港外贸总额约6.2%;另一方面,每年在香港本土生产并出口到美国市场销售的货物合计价值仅有36.76亿港币,占香港总出口量不到0.1%。

                                                            2019年,美国还通过了一个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相较于之前的“人权报告”,法案内容丰富了一些,提出制裁官员个人的相关规定。结果时至今日,老调重弹。

                                                            其中一个主要内容就是针对中国即将制定香港国家安全法,宣布对中国香港的制裁。谭主回看了这场“跑题”的发布会,发现所谓“制裁”手段主要分3个方面:

                                                            美国为何乐此不疲“关心”香港?

                                                            麦康奈尔,则被称为美国的“头号窃听器”,就是他,在1992年提出了《美国-香港政策法》并获得通过。曾担任美国国家情报局局长的他被外界视为美国有史以来权力最大的情报总管。

                                                            而撤离香港,美国企业第一个不答应。梁海明跟谭主分析了一个数据,在中国美国商会3月份所做的调查中,香港美国商会的企业接近100%选择留下。

                                                            煞有介事的几项“制裁”手段有什么实际影响?美国此前对香港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是否真正起了作用?谭主跟几位熟悉美国和香港的学者聊了聊。

                                                            美国的“制裁”,首当其冲的恰恰就是这些美国自己的企业。

                                                            贸易“制裁”影响不大,旅行警告和取消优惠甚至称不上“制裁”。